•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文物古迹

《太姥山记》考

时间:2015-11-21 20:07:12  作者:林和灿  来源:南安林氏宗亲网  查看:165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近日和霞浦几位宗亲在微信中聊到唐长溪进士林嵩,在沟通过程中,我们经常会提及现在流传的所谓林嵩的《太姥山记》。清嘉庆间纂修的《钦定全唐文》【1】卷829有收入林嵩《太姥山记》及《周朴诗集序》两篇文章。一直以来我对《太姥山记》没有过多关注,总感觉文笔平常,不像唐人风格。今天旧事重提,...

近日和霞浦几位宗亲在微信中聊到唐长溪进士林嵩,在沟通过程中,我们经常会提及现在流传的所谓林嵩的《太姥山记》。清嘉庆纂修《钦定全唐文》【1】卷829有收入林嵩《太姥山记》及周朴诗集序》两篇文章。一直以来我对《太姥山记》没有过多关注,总感觉文笔平常,不像唐人风格。今天旧事重提,就权当与大家共同探讨下《太姥山记》之我见吧。

在我的阅读空间中最早看到林嵩《太姥山记》是明万历年间修纂《福宁州志》【2】卷14记类,现截图如下

《太姥山记》考

而后又在清嘉庆纂修《钦定全唐文》卷829  林嵩《太姥山记》看到,全文如下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姥山记

  山旧无寺,乾符间,僧师待始筑居此,乃图其秀拔三十三峰。游太姥者,东南入自金峰庵,东入自石龙庵,即叠石庵。又山外小径,自北折而东,亦入自石龙庵。西入自国兴寺,寺西有塔,北自玉湖庵。庵之东为圆潭庵。国兴寺东有岩洞,奇石万状,曰玉笋芽签,曰九鲤朝天,曰石楼。楼下有隐泉,曰观音洞,曰仙童玉女,曰半云洞,曰一线天。石壁夹一小径,如委石石罅中,天光漏而入,仅容一人行,长可半里。蹑登而上,路中曰牛背石。石下曰万丈崖,崖上为望仙桥。桥西曰白龙潭,有龙伏焉。雷轰电掣之时,洞中<音>々如鼓声,天祷雨辄应。潭之西曰曝龙石,峰上曰白云寺。又上曰摩尼宫。室有顶天石,石有巨人迹二,可长二尺。此摩霄顶,太姥山颠也。山高风寒,夏月犹挟纩。山木无过四尺者,石皆皲瘃。秋霁望远,可尽四五百里。虽浙水亦在目中。(已下阙)乾符六年记。

对照这两个版本,除了万历本《福宁州志》“祥符间”【3】及“二十二峰”被《钦定全唐文》改为“乾符间”【4】及“三十三峰”外,其他基本不变。万历本《福宁州志》到底是印刷错误,还是原本如此呢? 我们现在无从考证。但我只能说《钦定全唐文》《太姥山记》显的更高明一些。再看《钦定四库全书【5】史部宋梁克家淳熙三山志【6】卷35寺观类3

 国兴院 望海里。大中祥符四年置。  

太姥山 旧名才山。《力牧录》云:“容成先生尝栖之。”今中峰下有石井、石鼎、石臼存。王烈《蟠桃记》:尧时,有老母以蓝练为业,家于路旁,往来者不吝给之。有道士尝就求浆,母饮以醪。道士奇之,乃授以九转丹砂之法。服之,七月七日,乘九色龙而仙。因相传呼为‘大母’。山下有龙墩,今乌桕叶落溪中,色皆秀碧。俗云:仙母归,即取水以染其色。汉武帝命东方朔授天下名山文,乃改‘母’为‘姥’。” (林嵩记云:先是无寺。祥符间,僧师待始筑居于此,乃图其秀拔二十二峰示林陶。陶因名之新月、天冠、神羊、球头、宝强、仙女、仙童、仙仗、迎仙、象简、呈珠、团玉、碧锷、怪石、二灵、抗天、捧玉、摘星、飞盖、灵龟、龙角、天圭。

按照淳熙三山志行文看这里的国兴院应该就是《太姥山记》中的国兴寺,北宋大中祥符四年【1011年】建国兴怎么会出现在唐朝林嵩的笔下呢淳熙三山志太姥山里面有( 部分为后人加的引文,引文与万历《福宁州志》收入的《太姥山记》开头基本相似,只是多了林陶”这个人名。林陶,何许人也。据三山志卷26人物1载

景德四年【1004年】(各本皆缺榜首姓名。)
林陶 字仲谟,闽县人,中捷词科,特赐同出身,终比部员外郎。

从以上看,我们就会发现《太姥山记》中的“祥符间”“国兴寺”“林陶”都是北宋时期才出现的年号,建筑及人物。除非唐朝的林嵩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才有可能记载到这些,否则怎么解释的通呢。弘治八闽通志【7】11地理载
  大姥山在十都。……宋林嵩记:“山旧无寺,祥符间,僧师待始筑居于此,乃图其秀拔二十二峰示林陶,陶因名之如此。”州志所列峰名多与此不同,恐当以嵩之记为正。

这里就更奇葩了,突然出现宋林嵩”之说,我不敢恭维这个“宋林嵩”,或许有这么个同名不同时代的平常人林嵩,但我更认为八闽通志用“”无非是在圆“祥符间”罢了。

前几天,我特别为这事咨询了宁德李怀涌和陈仕玲先生的看法,陈先生认为 “《太姥山记》不存在作者的错误,只是文章内容的问题,原文已散失。”陈先生的看法比较偏向于林嵩写过《太姥山记》,而只是文献失传造成错误。这一点当然也无法证明林嵩写过。我们读过一些唐人记传类文章,多使用骈体文。骈体文从修辞看以对仗为主;从句法看以对偶句为主;从音律看要求平仄而不求押韵;从题目看骈文则没有固定的文体标志;从功用看除包括辞赋性质还可议论并充当应用文。而《太姥山记》不具备这样风格,与林嵩的另一篇《周朴诗集序》比,文笔优劣可见一斑。《太姥山记》更象是一位导游在介绍太姥山景点途径。时间,建筑,人物,文体等低级的错误,就如复旦大学历史博士林忠先生说的如果唐朝林嵩写这样的文章,他在当时休想中进士了”。 

现在我们看到流传于方志和《钦定全唐文》中的《太姥山记》只是一篇后人伪托唐代名人林嵩的平庸之作。 

附录:林嵩简介及周朴诗集序

全唐文卷829  林嵩

林嵩 字降神,长溪人。登乾符二年进士,除秘书省正字。值黄巢之乱,遂东归。观察使李晦辟为团练巡检官,转度支使。除毛诗博士,官至金州刺史。

全唐文卷829 周朴诗集序

  颜子圣声,与日月而不尽。黔娄贫誉,等江河而共存。戏!先贫俱足,亦颜黔之流,而能诗,惜哉!不雍容金马门,△△宣尼户,乾符七年,闽城殒贼,悲夫!先生名朴,字见素。生钓台,而长瓯闽。与李建州频方处士干为诗友,一篇一咏,脍炙人口。△△屈轶,祥瑞皇家。迂僻而贫,聋瞽不重。高傲纵逸,林观宇宙。视富贵如浮,蔑璋如草芥。惟山僧钓叟,相与往还。蓬门芦户,不庇风雨。稔不粳,歉不变,晏如也。诗人张为尝贻先生诗曰:到处只闭户,逢君便展眉。闽之廉问杨公发李公诲,中朝重德,羽翼词人,奇君之诗,召而不往。或曰:达寮怜才,而子避之何也?先生曰:二公怜才,吾固不往。苟或见之,以吾之贫,恐以摄假之牒见マ耳。亦接舆陵未能加也,松蟠鹤翅,泥曳龟尾,一邱一壑,宽於天地。先生为诗思迟,盈月方得一联一句。得必惊人,未暇全篇,已布人口。有僧楼浩,高人也。与先生善,捃拾先生遗文,得诗一百首。中和二年冬十月,携来访余。且惊且喜,余欲先生之文与方干齐,集毕遂为之序。小子以词赋博挂投,文非所业。但直举其美,文作者?

 

参考文献

【1】《钦定全唐文》,1000卷,卷首四卷,清董诰、阮元、徐松等奉诏编纂,清嘉庆二十三年(1818年)扬州诗局刻本。

 

【2】万历《福宁州志》,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,1990年书目文献出版社出版

 

【3】祥符间,公元10081016年,祥符,宋真宗年号,全称“大中祥符”

 

【4】乾符间,公元874879年,唐懿宗年号。

 

【5】《钦定四库全书》乾隆皇帝亲自组织的中国历史上一部规模最大的丛书。1773年5月1日,清朝开设《四库全书》编纂馆。 由总纂官纪昀(晓岚)穷毕生精力,率三百六十位一流学士成书于公元1782年3月12日。

 

【6】《淳熙三山志》南宋福州地方志。原系陈傅良等撰写,由梁克家署名,淳熙九年(1182)成书。

【7】《八闽通志》由镇守太监陈道监修,黄仲昭编纂,始修于明成化乙巳(1485年),成于弘治己酉(1489年),刊行于弘治庚戌(1490年),翌年又有递修本。现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。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
闽ICP备88804138号